欢迎光临,今天是:
乘车返乡遇纠纷各方责任咋承担?
发布日期:18 -02-21    发布人:    信息来源:    已浏览:261次

       随着春节的临近,全国春运大幕将于2月1日开启。包括高铁和普铁在内的铁路旅客列车以其安全、快速、便捷的优势,成为返乡过年农民工出行的首选。近年来,随着铁路旅客发送量的不断攀升,客运期间旅客人身损害纠纷也明显增多。那么,发生纠纷后,到底由谁来承担责任呢?

  旅客乘车受伤,运输企业担责

  【案例】农民工秦某购票乘坐某铁路局所属旅客列车返乡。途中火车到站刹车时,秦某在车厢连接处摔倒,造成腿部、脚部受伤,经鉴定伤残等级为十级。伤愈出院后,秦某与铁路局协商赔偿未果,遂将其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赔偿医疗费等费用6.3万元。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在履行铁路旅客运输合同中存在违约行为,应承担违约责任,判决向原告一次性支付医疗费、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等各项费用共计5.78万元。

  【说法】旅客运输合同,是指承运人将旅客及行李运抵目的地,旅客为此支付票款的合同。我国《合同法》第293条规定:“客运合同自承运人向旅客交付客票时成立,但当事人另有约定或另有交易习惯的除外。”这就是说,有偿的旅客运输合同通常自承运人向旅客交付客票时成立,客票是旅客运输合同的书面形式和有效凭证。《合同法》第302条又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前款规定适用于按照规定免票、持优待票或者经承运人许可搭乘的无票旅客。”从这一规定可以看出,承运人对旅客伤亡承担无过错损害赔偿责任,但有权提出免责抗辩。其免责情形有两种,一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二是旅客自身存在故意、重大过失等行为。就是说,只要不是不可抗力或者旅客自身原因造成的,不论承运人主观上有无过错,旅客均有权向其请求损害赔偿。本案中,原告购票乘车,双方形成了铁路旅客运输合同关系,某铁路局作为承运人负有安全运送旅客到达目的地的义务。现原告在乘车过程中受伤,并非自身健康原因造成,被告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是由原告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故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车厢里打架受伤,责任人各担其责

  【案例】刘某乘坐列车从打工地回老家。途中就餐时,因泡面汁儿不慎洒到邻座徐某身上,引发双方争吵进而互相厮打。列车员发现后立即通知乘警和列车长到场,对冲突双方予以隔离,对该事件开展调查处理,并向公安机关报案。列车到站后,乘务人员又立即将伤者刘某送医应诊。经医院检查,刘某两颗牙齿松动,头面部多处软组织损伤。经治疗伤愈后,刘某以承运人未能保护旅客人身安全、致使自己遭受徐某侵害受伤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徐某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费用合计1.2万余元,铁路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告徐某赔偿原告8400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说法】在合同关系中,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一方应承担责任的情况分为两种:一是因合同关系而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一方造成侵权的;二是非合同关系的其他方造成侵权,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一方未履行救助义务或未能履行适当的管理和提示责任的。具体到本案,虽然刘某凭票乘车与铁路企业形成客运合同关系,但在打架事件发生后承运人已经履行了及时处置、积极救助等安全保障义务,故不承担违约责任。原告在列车上遭受侵害,是因其与他人发生冲突所致,是当事人双方自身行为造成,应按过错归责原则,由实际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侵权责任法》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刘某遭受徐某侵害的事实成立,故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原告对侵权行为的发生也有一定责任,相应减轻了侵权人的赔偿责任。

  候车室跌倒受伤,管理者未尽职须赔偿

  【案例】10岁的儿童月月跟随母亲陈某前往火车站搭乘列车。因当天下雨,候车室内屋顶漏水导致地面积水湿滑,月月在候车玩耍时摔倒受伤,构成九级伤残。事后,陈某以月月法定代理人的名义将涉事某铁路公司告上法庭,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各项损失18.6万元。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告铁路公司赔偿原告各项损失8.85万元。

  【说法】火车站作为旅客乘车的公共场所,人流量大,极易发生人身伤害事故。铁路企业必须加强安全防范工作,保障旅客出行安全。如铁路企业存在过错,因设施设备发生故障,或组织管理工作缺位等原因导致旅客发生人身伤害事故的,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侵权责任法》第37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同时,《铁路旅客运输规程》第8条规定:“铁路旅客运输合同从售出车票时起成立,至按票面规定运输结束旅客出站时止,为合同履行完毕。旅客运输的运送期间自检票进站起至到站出站时止计算。”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运输期间内旅客发生伤亡情形的,既可以要求铁路企业承担违约责任,也可以依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主张铁路企业的侵权责任。两种请求权竞合时,旅客可以两者择一行使。对于运输期间外如候车室内发生的伤亡,铁路企业存在过错的,则可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被告铁路公司负有保障旅客安全候车、乘车的义务,但其疏于管理,对车站候车室内可能造成旅客摔倒的地面积水未予及时清除或设置警示标识,致使原告滑倒摔伤,存在过错,对原告受伤损害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尽到一定的注意义务,其监护人没有履行必要的监护职责,自身存在过错,相应减轻了被告的赔偿责任。